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五九七之旅  

2014-07-17 21:0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19团《五九七之旅》

五九七之旅

刘咏和

201465,经过精心准备,早上七点骑着自行车向着五九七的方向出发了。

这是一次不平凡的远行,也是我骑行活动中最远的一次。

将途经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四省。按以往骑行经验,头几天是最容易疲劳的,过了适应期就好多了。所以,开始不能“冒进”,每天控制在100公里左右。

因为走G(国道的意思)102,路标明显,不用费什么事,也不会走错。但没想到的是G102正大范围断道修路,走到河北玉田时封路了。才走了一天,出师不利呀!

一般封路是不许机动车通行,自行车让走。但路况就不能保证了。坑坑洼洼不说,因为修路,原来能走的路面也要“破坏”重修。在河北境内基本都是这样的路。后来上网一查,才知道,北京到哈尔滨的102国道要尽量赶在雨季到来之前大修完工。

这个季节雨天湿、晴天晒,天天如此。

山海关是河北省与辽宁省交界地,从北京出来三天了,在67日,骑行了350公里,离开河北省山海关,进入辽宁省万家镇,开始了辽宁的行程。

路坏了还是要修的,遇到修路很正常。修路也不全是坏事。在辽宁已修完的路段,路面宽敞、平整,但还处于封路状态。车辆极少,安全程度极高,常常十几公里“道路任我行”。当遇到机械铺设沥青路面时,不得不离开主路,推着自行车在满是泥泞的土路走上一、两公里也是有的。

辽宁省的102国道都离海边不远,有时还能闻到海水的气息,也沁人肺腑!走在山海关、绥中、葫芦岛、锦州的路段,要骑行近两天,经过的饭馆都有海鲜卖,我又偏爱这一口儿,尽情地吃了一把海味,贪吃啊!直吃到闹肚子为止,好在随身带了“解药”。当走出辽宁时,还在回味,嘴里还有“腥闻儿”!

从北京出来时,骄阳似火,一身短打扮儿,到辽宁时,气温就有所降低了,但还可以不以为然。等到了吉林省,又赶上常下雨。614号早5点,从四平十家堡镇一出发,顿觉气温骤降!衣服少啊,像进了“冷寒宫”。没办法,卖衣服的还没起床啊,唯一的办法就是“苦肉计”了,使劲儿蹬,直蹬得腿都有些麻了。还别说,真管用,不冷了。到了公主岭不管贵不贵,先买了一件“时髦”的体恤衫,再走,心里就有底了。

吉林省境内的102是我走过的最好的102路段,路面完好,已经大修完工。就是超大型货车多,尾气浓。

出门在外,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安全是最重要的。我的原则是:1、早走早住店,不走夜路;2、不和路人搭讪,不随便说出自己的行踪。有时不得不说时,就说到前面十公里的某某地方;3、路上买东西就是明知吃亏了,也不要和人家理论,“小不忍则乱大谋”;4、每天,路好路坏保持120公里左右;5、路上尽量穿“艳丽”的衣服,以提示司机的注意,阴雨天打开车上前后的警示小灯(别撞我);6、头盔必须戴好,以防万一;这些小伎俩还是有用的。能一路平安地到达597不无关系(此是后话)。

当吉林省被我甩到身后,离哈尔滨也就不远了;当102国道被我甩到身后,离佳木斯也就不远了;当松花江被我甩到身后,离三师师部红兴隆也就不远了。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甩、一路走、一路甩……忽然看到一个路牌,是在S(省道的意思)20549公里处的路旁——五九七还有1公里,赶快拿出相机拍下这一路没看见的标示。心啊!要是不按着点儿就能蹦出来!人啊!要是不控制点儿就能从自行车上直接蹦下了!五九七已近在咫尺,这次需要甩掉的是辛劳、苦劳、疲劳。

亲爱的五九七啊!“让我欢喜让我忧”的五九七啊!我终于回来了。经过18天、行驶1950公里,周身晒的像“黑蛋”。信心十足,义无反顾,像去寻找失散了的亲人!

谁的电话也不打,先找了一家较好的宾馆——长江宾馆住下。我怕一旦给谁打去电话,凭那么多年的交情,非让我住他家,可如何是好!大夏天的,穿的都少,又不是住一天两天,给人家添麻烦不说,也不方便啊!一切安排停当,先告诉徐建卫老师,我已经到五九七了,不出我所料,“来我家住,来我家住”。“我钱都缴了”我说,才搪塞过去。

64年到五连,79年回北京,一待就是15年没动窝儿,离开五连35年了。连队的父老乡亲我都熟啊!第二天一大早儿,蹬上我的坐骑,直奔五连。

这家出了那家进,吃了这家吃那家,“久别如新友”啊!李友德家、常来宽家、郑才启家、李耀连家、李成启家、魏孝元家、周西连家、张建青家、简世模家、肖庆余家……这些老相识,老挚友见了面有说不完的叙旧话,聊不完的思念情!拉住我的手久久不愿放下。老职工对知青的情感超出我的想象,令人感动啊!当我不得不离开连队,骑车返回总场时,天已经全黑了。

我认识的,在五连或曾在五连工作过的,建场功臣、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铁道兵、预备四师、空三军的复转官兵,都是最让人敬佩的英雄,都是“国宝级”的人物,如今健在的都八十好几了。

张树录、姜万平、王子忱、李友德、常来宽、裴公堂,当年都是建场英豪、铮铮铁骨的硬汉!如今,健康状况都令人担忧……

特别是兢兢业业地老连长张树录、从来都一丝不苟地老会计姜万平已经神志不清,看了让人心酸、心碎!

目前,五九七领导在农场建设上可谓“大手笔”,鼓励连队职工到总场、分场集中居住,腾退连队住地土地,扩大耕地。所以,各连队正迅速萎缩,分场、总场迅速繁荣!现在的总场地区已然成为小城市。大型超市、出租车、公共汽车、大片楼群、豪华别墅区一应俱全!

居住楼房,生活方便,用液化气做饭、冬季全部实现地采暖、户均80平米以上、窗明几净,售价12万左右。比起在连队时,住黑暗的土坯房、雨天泥、刮风土、捆苞米桔、垛柴火、喂猪、喂鸡鸭……真有天壤之别。优越的生活环境吸引了大批各连队职工前来总场定居。

每天晚饭后,场大礼堂前,活跃着众多健身爱好者。有练功舞剑的、踢毽跳绳的。占压倒多数的是身着各色统一服装的广场舞爱好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婀娜多姿的舞步、袅袅婷婷的扭动,在优美的乐曲声中,节奏明快地翩翩起舞。那场景,充满愉悦、忘情、潇洒!似乎割羊草、搓草绳、捆苞米桔、锄地、割豆、收麦……是公元前的事!

五连在总场居住的人数也扶摇直上,粗略计算也有近三十家。我住在总场的日子,热情的老朋友们天天相陪,为我提供外出拜访的交通、为我联系、为我引路。最让我难忘的是徐建卫夫妇、王子忱、高承义夫妇、肖金喜夫妇、刘志萍、王万亨夫妇、彭树荣夫妇、刘佃民夫妇、陈宝斋夫妇、王三、陈克俭、姜万平家人、窦洪恩一家、于凤莲……都给了我诸多帮助,我再一次衷心感谢他们,使我在五九七的“探亲”之路圆满顺利!

2014629,我要离开五九七,启程回京了。

相伴我一星期的老朋友们,此刻依依不舍,给我买来水果、面包、饮料让我路上吃。八点多才开的大巴车,他们七点不到就来到我的住地,做最后的话别,嘱咐我一路平安、嘱咐我回去后给北京青年带好。

大巴启动了,和大家一一握手,我回到座位,望着难舍难分的至亲好友,我无法控制。相聚的欢乐,离别的伤感顿时涌上心头,我早已潸然泪下。泪水伴着摇晃的车身,更使我视线模糊……再一次挥手,再见!再见了难舍的五九七!

 

2014.7.10.

 

注:刘咏和是1964年来597五连北京知青,今年71岁,从北京骑车到597创造了我团知青的奇迹,这篇文章是他的597之旅的骑行纪实

 五九七之旅 - 19团 - wjs19tuan的博客

 刘咏和的腿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