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十 夏锄体验  

2014-06-27 23:2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北梦《十 夏锄体验》

七零年初夏,每年两次的下连劳动(夏锄、麦收)来到了。同样,我们身背背包,手拎装着脸盆和牙具的网兜,肩扛学校发的锄头,在学校等着各连队的车来接。

今年夏锄,我们班分到十连。当我们坐上连队的“热特”轮式拖拉机走在去连队的路上时,看着蓝天上的朵朵白云,完达山脉的连绵起伏,小麦翠绿的地毯波浪,连队整齐的住房和在田野里中耕的机车,就仿佛融进了大自然的诗情画意之中。

十连,位于团部西北七公里。开发初期,曾是农场的临时场部所在地。连队后山的名字,就是当年安徽籍的垦荒战士以自己家乡的简称所命名——皖峰。

我们住在连队的学校里,把课桌一拼就是床。吃完午饭,连里的老排长便领我们参观了农具场、晒场和畜牧排,晚上又走访了老铁兵,请他们讲当年开发北大荒的故事。特别是如何把“老爷岭”改为“将军岭”的故事,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这个故事歌颂了当年王震将军率领十万转业官兵开发北大荒的生动事迹,它使我对北大荒的早期开发充满了神奇之感与敬佩之情。

新的一天,晴空万里。树林中不时传出布谷鸟的阵阵叫声,它仿佛催促人们要辛勤劳作,不要误了农时,空气中充满了松鲜草气的清香。我们肩扛锄头,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歌曲,向连队的五号地进发。

这块地种着两千来亩的玉米,它侧靠完达山麓,旁依林间径流,连着小南山。到了地头,由连队的统计和老师讲解了注意事项,我们便一人一条垄开始锄草。望着挺拔的禾苗笔直一条线,伸向远方,心情振奋。看着同学们你追我赶,斗志高昂,我手里的锄头也上下翻飞,毫不示弱。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还没有到头。小咬在头上狂轰乱炸,蚊子也提前上班,专攻我们的脚脖子,走哪跟哪,防不胜防。有经验的同学拿来蚊子油,也只能管一阵,我也是额头脖子,包痕累累,心灰意冷。

这时连队老排长挑着水上来了:“同学们!歇一会,喝点水。”于是,大家都围拢过来喝水。当我拿起缸子喝时,觉得特甜,原来地里送水都是蜂蜜和开水。这时,大家都互相看着乐,汗水和蚊子小咬咬的包在阳光的反射下层次格外分明。总觉得在连队里没蚊子,为什么一出连队就有蚊子,不可思议。就这样,我们也不休息了,继续头顶烈日,在一群蚊子小咬的围攻下,继续向前方锄去。

中午,送饭的车来了,我看看前后,队伍拉开了,哪都有,快的已经到地头往回返了。像我这样的还在后面,肚子里早饿了,也没精神干了。当我发现快的同学在前面接我呢,就又打起精神干了起来。等大家都干完了时,便在地头吃午饭。大家身上的绿军装,都是汗水干了留下的白色盐碱花,和地图非常相似。

今天的伙食真好,新韭菜和肉的大包子足有二碗大,我们饿虎扑食一样一阵猛造。这时老排长在山上砍了几棵柞树杈子,埋在地头,让我们在底下乘凉。我们很感激,便坐了下来。这时就听有人说:“我坐不了了,一猫腰就出来了。”原来是有人吃多了,包子都顶到嗓子眼了,坐不下来。后来才知道,那名同学吃了八个,还用树枝又穿了四个怕一会再饿,我只吃了四个,但也穿了两个备战。真爽!

下午,一朵朵白云在微风的推动下,缓缓移动,不像上午那样热,在微风的轻拂下,蚊子小咬也躲了起来。大家有说有笑,电影《朝阳沟》里的台词也唱出来了:“哪个前腿弓,哪个后腿蹬……”等等,我们边笑边干。

休息时,我头枕锄杠,仰面躺在地垄沟里。在帽檐的阴影下,微微睁开疲惫的双眼,望着蔚蓝清澈的天空中那一朵朵飘移的白云。它们有大有小,千姿百态。心里在想:如果我要是站在某个云朵上,俯瞰着大自然,周游世界,那该有多好!那我就像神仙一样,云游四方。我看见一丝丝的薄云,慢慢聚集成朵后,逐渐增大,显得更加洁白无瑕;我又看见一块块的散云在移动和形成之中又渐渐地消失了。

这既是大自然的神工妙笔之作,又是大自然历史规律的更迭与变换。看着这天空中的自然景色,使我朦胧地领悟到了这大自然的千变万化,又令我赏心悦目,疲惫的双眼变得异常精神。

老师的哨声响了,我们又起来继续锄地。不知不觉,下午很快就过去了。收工回连队的路上,我们又扛着锄头,迈着整齐的步伐,唱起了“打靶归来”的歌曲。

晚饭后,我们又在食堂里和连队的宣传队举行了联欢,还表演了各类节目。特别是表演唱“珍宝岛上炊事班”的旋律,仍牢记在我的心里。晚上,连里的领导和老铁兵又来看望我们,还给我们打来了滚热的洗脚水,使我们充分地体会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

早晨,宋耀生老师把洗脸水早早打来了,并招呼我们起床。我们哼哼呀呀起不来,浑身上下哪都疼。于是,宋老师就边讲笑话,边给我们按摩,这才勉强起来。

重复往返,还是那块地,还是那几里地长的大垄。我们锄啊、铲啊,不知啥时能到头。就这样,一星期过去了……

有一天,气温很低,雾气蒙蒙,山间地头时隐时现。我们刚走出连队,就隐约看到贴山根的地头边有四、五个黑影。于是就有人说是不是黑瞎子,大家这么一猜,老师也不敢做主了,没办法,只好撤兵。原来是机务排中耕为了争取时间,减少往返,油料员把机车加的油送到地头,几个油桶让我们休息了半天,很是开心。

教室的一头是乒乓球室,因我们没有拍,只好在连队商店买了个球,把砖头横立在球案两旁,上面横一根毛嗑秆,用破木锨或者吃饭的饭盒铁盆当拍,打上一阵也同样开心。

半月后,夏锄结束了,我们又回到了课堂上,但心里仍然还在连队里。记得七二年在五连夏锄,早晨起来后,我和好同学到后山石场爬山锻炼身体。晚上拿手电筒照着种子库房檐瓦下露出脑袋的麻雀,我弹无虚发,三弹弓打下三只雀。这时的麻雀就像电影《地道战》里的汤司令中弹一样,先是一挺,几秒钟后,就掉了下来。薛明亮还从家里带来了上竹下骨的坤式麻将牌来玩,很是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