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四五 驰骋边境  

2014-06-26 13: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北梦《四五 驰骋边境》

七八年七月,为了执行省委的决定,把我场的几十万亩土地移交给地方政府。阿北地区已开好的几千亩耕地,已修好的几十公里道路,业已白费,已经建好的五、六个连队还要搬家,损失了数十万元。但为了国家的利益,体现我们国营农场的胸怀,场里领导顾全大局,忍痛割爱。搬家建新点的运输任务,责无旁贷,又落在我们车队身上。

这天,我们车被派去给三十八连搬家。把已建好并住了一段时间的帐篷拆了,职工们实在恋恋不舍。为了能在天黑前把帐篷搭好在连队的新址上,连长着急说了过火话,使一名女炊事员还哭了鼻子,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我们把帐篷和附属用品、行李和炊事用具装上车后,张师傅陪同连长和职工们,坐拖拉机拉爬犁抄近路已经走了。

女炊事员还在闷闷不乐,材料员在做她的思想工作:“行了、行了,别掉金豆了,擦擦眼泪上车吧。”看到女炊事员脸色多云见晴,材料员马上又添油加醋:“你看,连长不也是为了咱大家好,如果帐篷搭不上,晚上咱都得喂蚊子。本来连长是坐汽车走,这回让给你了,你还生啥气?”这一说,把女炊事员逗乐了,不好意思地捂上了脸。

于是,我开车和材料员,还有哭鼻子的女炊事员一起绕道虎头一百多公里,向新点开进。一路上,成百只蜜蜂大小的瞎蠓,跟着车在驾驶室里外嗡嗡乱飞乱撞,搅得我们心烦。这瞎蠓可大了,叮人可是非常疼的,车停看不见它,车一走,它们也不知从什么地方立马就跟了上来。

我一边欣赏乌苏里江边境地区的美景,一边加大油门抢时间、争速度,不能因为我而搭不完帐篷,迈速表指针已经指向七十多。

经过月牙边防检查站时,没有公安,也没撂竿,只有一位穿红花衣服的女学生坐在检查站门前。我急忙刹车减速,到了竿前,她没反应,公安人员也没出来,于是,我又加油提速。这时穿花衣服的女孩追了上来,一边跑一边喊,我从倒车镜里看个一清二楚,便急忙停车。然后又加油倒车百十来米,退回到竿前。

女孩气喘吁吁地问:“你咋不停车?”样子很恼。我说:“没撂竿也没公安。”理直气壮。她又生气地说:“你没看见我在这吗?”我便笑着说:“可我还以为你是红卫兵小将呢!”这时她也笑了:“你没看见我戴袖标吗?”她红着脸用右手指着自己的左臂说。我这才看见她戴着红袖标,和衣服一样,根本看不出来。“哪的?”她才进入正题。我赶紧回答:“三十三团的。”她又问:“这几天咋都是你们团的车?”我接着说:“我们连队搬家,十来台车呢。把开好的地都让给你们了,你们可是拣了大便宜,厕所里扎猛子,喝老屎了(合老适了)。”我接着也切入正题说:“你还看边防证吗?” 她笑得双手直捂肚子,忙腾出一只手,边笑边摆手说:“不看了、不看了!下回别把我当红卫兵就行了,抓紧时间赶路吧!”实际上,女炊事员还真的就没有边防证。

于是,我上车又加大油门,继续和瞎蠓较上了劲。倒车镜里,我看到,女红卫兵还弯着腰,捂着肚子在笑。

一点多,车到了连队新址,连长他们早就到了,正在清理帐篷场地。新址在阿布沁河边,离新修的公路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没有路,都是荒草甸子和塔头墩,其余都是树林。车进不去,连长叫材料员到前面把水利队修路的斯大林—100号叫来拉车。

为了车辆的安全,我利用有限的时间,迅速把挡泥板和传动轴卸了下来。挂好钢丝绳,我紧握方向盘,汽车就在斯大林—100号的牵引下进入草甸子。不一会儿,车底下的草皮子越堆越多,把车都顶起来了。就这样,在车过去的草甸子上,没有草了,只有黝黑的泥土,像一条黑沟。我的车轮不转,坐着草皮沙发就进了连队新址。卸完车,斯大林—100号又把车拉回到公路上,继续修路去了。我又继续清理车辆,检查车辆,把挡泥板和传动轴又安装完毕,锁好车门,趟着草甸子走回连队新址。

职工们抓紧时间搭帐篷,炊事员忙做饭。一天没吃饭,连长一劲向张师傅和我道歉,我也很不好意思。天黑前,疙瘩汤吃饱了,但帐篷没搭完,只把架子和床铺搭好了。大家的行李还堆在一起,不能打开,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晚上,我们十来个人挤在河边鱼亮子的小拉和辫房子里,瞅着马灯,边说边聊。材料员还用蒿草熏了熏蚊子,小土炕上挂着材料员的蚊帐,连长叫张师傅和我睡里面。可他们怎么办?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这样,不分男女,有蹲有坐,还有靠着的,宁可挨咬,谁也没动蚊帐一下。说着聊着,最后困得实在不行了,也都不出声了,蚊子怎么咬也不知道了。

终于熬到了天亮,大家又继续搭帐篷。材料员用挂网在河里挂了几条白漂子鱼,炊事员用河水做了吃,味道不比高级饭店的差!吃完饭,我又开车和材料员回老址拉油罐。张师傅一直都在连队里帮助干这干那,就像给自家干活一样,十分勤劳。

这回我们装好油罐,到了虎头。在乌苏里江边,我把车停在中苏会晤的水泥台上,便去饭店吃了炖鲇鱼。原来是连长特殊交待的,在虎头吃饭,我在品尝美味之时,由衷感谢连长的厚爱。

吃完饭,我们又上边防部队的了望塔,观看对面老毛子的伊曼城,还看见了一架双翅飞机在城上盘旋。下来后,到了车前,看见一个小孩在江边抠河蚌,咱们边防部队的两艘巡逻艇甲板上晒满了黄花菜。江中央两艘老毛子的炮艇在互相用水龙头喷水打闹嬉戏,有几个老毛子还在江里洗澡,没有一点紧张气氛。一会儿,从下游开上来一艘快艇,上面坐着一个穿三点式(那时还不知道叫三点式,只知是游泳衣)的红头发女人和一个军人,只见快艇上的军人和炮艇上嬉戏的军人说了一些听不懂的话,就向下游开了回去。紧接着,两艘炮艇也随即上、下游分开各自开走了。

于是,我们也拉着自己的秘密武器(油罐—材料员的话)开出了会晤场地,奔向了我们的新连队。在经过月牙边防检查站时,我没停车,特意向女红卫兵小将按了声喇叭,她也站起来笑着向我们挥了挥手。

回到连队新址,帐篷已经搭好,行李和蚊帐也都摆放整齐,我还特意躺在上面使劲伸了一个懒腰。他们就要开始了向荒原要粮的战斗,在这荒无人烟的丛林和沼泽地带,机声隆隆,万亩良田,就在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