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四一 各类较量  

2014-06-26 13:2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北梦《四一 各类较量》

 

七七年十月底,我们迎来了多年不遇的驾驶员考试,我们十几名学员除一名天津知青没考上,其余全部合格。回来后,我就驾驶着解放牌汽车驰骋在北大荒的森林原野之中,展开了每年一度的运木会战。在东北的完达山麓留下了我的足迹,留下了我的千难万险,流下了我的辛勤汗水,更留下了我难以忘却的记忆。

冰天雪地,牛刀初试,我独自开着满载原木的大挂车,行驶在完达山里的林区公路上。厚厚的积雪在原始森林里是那么洁净,覆盖在松针上,既像天空中的簇簇云朵,又像是圣诞老人送来的节日礼物。山外刺骨的寒风在这里只能是树梢上的涓涓溪流,林里仍是那么宁静。看到这些,我对北大荒的冰天雪地倒有些恋恋不舍了,同时也更加深了我对北大荒的真挚情感。

每次我装车回来路过这里时,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车,活动一下手脚,把一路上的疲劳都大声喊了出去。听着远山的回音,我更是心花怒放。

每当我们进山时,总有一些职工家属跟车去带点烧材或拣点松塔什么的。这次我出车,5号车驾驶员王玉平夜班不休息了,昨晚夜班去时,他在路边的树林里下了十个兔子套,今天跟我车去遛套子。

北大荒的杂木林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各种野兽杂乱的踪迹,漫布在林中的各个角落,纵横交错的兔子道比比皆是,主道上都踩有一尺深、一尺宽的道,兔子套就下在分道口的树条根上。到了地点,他下车寻找,我坐在车里欣赏树林里的风景。特别是树冠上的冬青,在白桦林的陪衬下,远看像似喜鹊的家园,近看恰似那珍贵的翡翠。

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扔上车三只冻硬的兔子,接着又钻进了树林。又过一会儿,就听他喊:“小赵,快把枪拿来!”我急忙拿枪下车,顺着兔子踩的主道就跟了进去。只见他站在一棵树后,指着前面的一堆树丛说:“你快看,那有只兔子。”我仔细地盯着树丛,什么也没看见。他又着急地说:“快把枪给我,让它惨死在我的魔掌!”于是,他接过枪,瞄准开了一枪。就见一只兔子从树丛中窜了出来,在一尺深的暄雪中,带着伤艰难地跑了二、三十米就趴在那里,不时也爬几步,他又打了两枪,兔子没反应。我立即把枪拿过来瞄准,枪响过后,兔子往上一蹦就不动了。他跑过去把兔子捡了回来递给我,又继续搜索套子。我拎起兔子一看,肚肠子都出来了,还粘了一层雪。当我拎着兔子拿着枪晃晃悠悠地走到车旁时,他也回来了,手里又拎两只兔子和一个兔子脑袋。十个套子,套了六只兔子,一只不知叫什么野兽吃了,只剩个脑袋。行了,挺满意,加上用枪打的,还是六只。

于是,我们来到楞场,装完车后顺利返回,他又接着出车继续他的狩猎活动。

我回到宿舍,赵宝国正在打松籽,满地的松塔下不去脚。我将就着进屋,拿起饭盒去食堂打饭,来到东隔壁宿舍吃饭。宿舍里,9号车驾驶员唐兆艳有病躺在门后下铺,水暖工齐建华正在窗前上铺用胶水粘补袜子。我坐在小齐对面下铺,边吃边和小齐唠嗑。

乒乒!有人轻轻敲门,我们神情有点紧张,都在判断,谁也没吱声。乓乓乓!敲门声加重了。“滚回去!你的大脚丫子敲得也不像!”没想到,这老实巴交的小齐大声喊了一句,令我非常惊讶。接着,门外“咣”的一声,又来了一脚!随后一个女高音在喊:“齐建华,你说谁?”坏了!原来是卫生员给小唐送病号饭来了。

只见小齐赶忙扔下袜子,一个跟头从上铺翻滚下来,急忙开门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你,请、请进,你可千万别、别生气。”小齐连说话都结巴了。这位北京知青也是大将风度,原谅了小齐,但还是绷着脸说:“好了,下回再这样,我就汇报连里,看连长怎么收拾你!”小齐又是连连点头:“是是是,多谢多谢。”

这也难怪,宿舍一到这时,大家都在擦洗身子,准备休息。于是,总有个别人乘机敲门或掐着嗓子开玩笑,把大家逗得真假难分了,所以才出现今天的情况,不足为奇。说到这里,又使我联想起一段最为精彩的片断,请你们先品味一下。

那是在这事之后,七八年夏的一天下午,我临时替班,开35号翻斗车去十五连路段卸一趟修路的石渣。正好卸车的路边是十五连的菜地,满满几筐蔬菜摆在路旁,等待连队的轮式车来拉。在一个菜筐的上面,有一个特殊的圆茄子,非常大,我很好奇,就把它带回了宿舍。

晚饭时,我和小吴把茄子洗净了,正准备消灭它,栾义新吃完饭回屋看见了,忙喊:“别动!”把我俩吓得一愣。只见小栾子拿过茄子,边笑边用钥匙链上的小刀把茄子一分为二,用羹匙把瓤抠出来还给我们说:“你俩蘸酱吃吧,这茄子皮归我了。”说完笑嘻嘻地把两瓣的茄子皮,一头一个扣在胸前的秋衣里,在屋里来回走起了猫步。这神态,不亚于T型台上的模特,把我俩逗得哈哈大笑。小栾子突然又把食指放在嘴前,小声说:“别笑了,我去逗逗‘徐老三(徐振江)’。”

随后,我和小吴撂下饭碗,就跟在他后面蹑手蹑脚来到西隔壁宿舍。只见小栾子在门口酝酿了一下情绪,用手轻轻敲了两下门,也掐着嗓子,学起了徐老三对象的声音:“徐老三在屋吗?”只听宿舍里是一阵忙乱,我和小吴都快要笑出声来了。可小栾子却一本正经又加重语气说:“咋的了,还不快点!要不我走了。”这时,随着“咚咚”的脚步声,就见徐老三利利整整开门走了出来。一见是我们,气不打一处来,头一扬,额前障眼的长发立即向上归了位,伸手就把小栾子胸前的两瓣茄子皮掏了出来,狠狠地摔在小栾子护头的手臂上。接着又是连续向上甩头的习惯性动作,我们又是一阵开怀大笑,让他们宿舍也虚惊了一场。谁叫他们经常冒充小栾子的对象逗我们来着,啥叫报复?这就叫报复。

我们报复完了,你们也品味完了,还是回到我们的宿舍吧。                           

四一  各类较量 - 北梦 - 北梦的博客 四一  各类较量 - 北梦 - 北梦的博客

                       多自豪(77年在团部)

我们宿舍,小吴是常住沙家浜,小栾子为照顾本车老司机长期是夜班,我们四人随本车组白班、夜班轮换。现在,我们晚饭后可以看看电视,可那时我们就是打扑克钻桌子也凑不够手。每晚临睡前的美好时光,人家有对象的是花前月下,我们这些生荒子只有自找乐趣来虚度这寂寞的光阴。但也不完全是虚度,最起码我们增强了体质。

话归正题。我在小齐的宿舍吃完饭回到本屋时,赵宝国对我说:“过来帮帮忙,我、我也吃点饭。”说完就把棒子递给我,拿起饭盒去了食堂。于是,我就坐在松塔堆上,拿起木棒继续砸松塔,随后小郑、小吴也帮着砸。今天真是难得,我们有四人同在,宝国吃完饭回来时,我们已经打出了满满一面袋松籽。这位老兄一边拍着面袋,一边口吃地说:“这回可好了,我探、探亲时可以带点山、山货回家了。”

收拾完毕,我就上了床铺,闭目休息。小郑又不甘寂寞,宣布今天的比赛继续开始。昨天,我回来晚了没能参加上俯卧撑比赛,小郑把他们二人拿下后,今天又要在我面前显示一下他自己。

小郑每次角逐都是输多胜少,可他谁也不服,输了也不认账。就拿手摸屋顶来说,我们从摸不着到摸上五个手指印,这都是时间和功夫的见证。白色的屋顶,时间一长有些发黄,你今天摸一个道,我明天摸两个道,小郑个高,一下五个手指全摸上,那就是五个道。我也是五个道,可他就是不承认。

可也是,屋顶上的白道实在太多,又横竖交叉不好分辨。我没有办法,只好到屋外在炉盖子上先抹点炉灰,再进屋摸顶,于是五个黑道又上去了,可他顽固透顶,还是不承认,气人不商量。大家也跟着抹炉灰摸屋顶,就这样,屋顶的白道又掺插进来了黑道。真是黑白两道,互相厮杀,就像一幅高水准的抽象画倒挂在屋顶中央。每当我躺在床上,只要一看到这幅画,心里就想笑。

还有上床铺,更是一绝。要手抓床头,一下蹦到上铺坐下。这叫水平,劲大了,头碰屋顶,也可能下来,劲小了,坐不上去。这不但要有好的弹跳力,还要有灵巧劲,小郑十有八九要碰头,但他还是谁也不服。他总是拿自己的强项去比别人的弱项,今天还要比俯卧撑,在我面前赢他们俩,好抬高自己。没想到,他引火烧身了。

小吴嘲笑他说:“小郑你这个臭老道还别牛!昨天小赵不在,今天你有种就跟小赵比,你跟我比算啥能耐!”小郑手扒床头,踮脚对我说:“你是专业队,我们是业余队,我不和专业队比。”还在强词夺理。这时,天津老兄赵宝国也打抱不平说了话:“你这、这主,还、还谈嘛专业队,你、你还有嘛本事?你就是个高!摸房顶,你、你也不是小赵的个!”说完还用手指使劲地刮了几下脸颊。但这些对小郑来说是不痛不痒,无关紧要。

他笑嘻嘻又对我说:“小赵,你让我一局。”我实在是不愿搭理他,仍在闭目养神。可小吴想借我之手报昨晚的一箭之仇,他说:“小赵你让他三局!”小郑一听来了劲,不能放过这次绝好的机会。他不容我分说,马上一手叉腰,一手指指点点,高声说道:“你们都给我竖着耳朵听着!小赵让我三局,我今天非得长长我这张面皮。都靠边,让我先来!”说完就捋胳膊挽袖子,又笑嘻嘻地对我做了个鬼脸。他在想:这回准赢了。

他这么猖狂还行?我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差一点碰到那张抽象画。只见他手穿拖鞋,趴在铺着报纸的地上一个接一个地做,我们在数数,歇歇停停,三十个;他起来抽支烟,继续做,二十个;他又起来歇歇,喝口水,又勉强做起,十个。不行了,他忙说:“帮一把,我起不来了。”小吴又埋汰他一通,把他拽了起来。这时,小郑坐在小栾子的床上,得意的很。看看赵宝国,又看看小吴,翘起他那瘦长的二郎腿,喘着粗气对我说:“请吧,我的拉非克!”仍在叫嚣。

于是,我从上铺蹦了下来,开始打击小郑的嚣张气焰。一开始,他一边数数,一边喝水。当数到五十时,脸色变了,稳不住架了。急忙放下水杯蹲在我面前,边做鬼脸边嘟囔,像念经一样,想削弱我的斗志。最后竟要胳肌我,小吴发现不对,马上把他抱住,阴谋没得逞。我真感谢小吴,不然我就前功尽弃了,小郑那些多如牛毛的三七疙瘩话正等着你呢。当数到五十五的时候,我实在没劲了,真想放弃了。但一看到小郑的滑稽嘴脸,宝国和小吴的期待,又让我增强了信心和力量,终于完整地做了六十一个。老太太吃麻花,要的就是这个劲,就赢他一个!这时的小郑呆若木鸡,后悔自己说了大话。

可我这时也和小郑一样,真的起不来了。想动动不了,想转身也转不了,想把胳膊拿到前面都不好使,腮帮贴在报纸上,连头都抬不起来了,最后还是他们把我抱起来的。这时小吴也趁火打劫:“小郑,咱俩比比,我也赢你一个,宝国,你也来赢他。”小郑还是老一套:“今天赢一个不算!赢两个才算。知道这样,我在坚持两个,我还赢了呢。好好听着,昨天我可是赢了你们俩,对不对?要比明天比,明天咱再来!”他这话多气人,继续在狡辩。

就在第二天晚上,我们摆开战场准备决战时,王玉平来到宿舍。他请我们吃炖兔子肉,盛情难却,只好从命。小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王玉平,你来干啥?你要不来,我全部把他们拿下!拿下他们我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碟。”而后又谗言不愧:“王玉平你也真不够姊妹意思,你昨天为什么不来?你要是来了我也不至于那么掉价,让这几个‘阶级敌人’看了我的笑话。”他到底还是默认了自己的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