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北行记游——寻找失落的青春(五)  

2014-03-21 10:4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03-13 10:40:20  来源:3团  作者:3团48连 殷京生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驱车赶奔沿江。我们沿路仔细辨认着哪儿是五十四连,哪儿是五十五连。时隔近40年,印象实在不深了。记得过去路边多是“塔头地”,绿茵茵地蔓延到远处的山脚下。现在“塔头地”很少了,触目皆是绿油油的苞米和大豆。
  五十连到了。同行的翟长禄兄曾在这里生活和战斗,因此必须在这儿停一下。
  五十连没啥变化,只是有了个体商店之类的设施,房子大多还是当年知青盖的。刚到北大荒时,我也曾在五十连逗留过几天,行李还没到,我们就睡在光板大炕上。因为是新盖的房,新盘的炕,所以我们便整夜在潮乎乎的炕上被热气熏蒸。连部在哪儿已经没印象了,食堂倒记得清爽:面积不小,高高的门楣上方有一颗水泥塑的五角星。现在还是那样,只不过旧了、老了,墙上水泥塑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大字标语还是那样醒目,大概再过几十年这标语就会像江西、四川红色根据地发现的三十年代刷写的革命标语一样珍贵了吧。
  五十连的人们非常热情,一位老者放下手里的麻将不玩,非陪着我参观不可。一个四十多岁的聋哑人缠着我们比划,意思是说,知青离开这儿时,他还不及现在他的胯骨高。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问我:“你认识我爷爷吗?他去年没了。”不等回答,她又补充道:“现在就剩我爸和我了。”“你妈妈呢?”她怅怅地看着远方,摇摇头:“不知道。”我心里一阵酸酸的不好受。
  辞别了热情的五十连乡亲,我们朝老家——四十八连赶去。
  其实当年我们几个人曾经从五十连步行到过营部(也就是我们四十八连所在地),应该还有一定印象。但有的地方我还是有点含糊,比如,记得过去有条日本时期的公路通向二道河子水库,现在看着好像还是那个地方,可是路不见了,都是绿汪汪的庄稼地。过去通到老牛圈也有一条沙石路,记得路边还有一棵山丁子树,现而今这条路也不见了。不见就不见了吧,没有这些参照物,我们照样准确无误地回到了连队。
  连队靠近公路的前半部分没什么变化,只是老厕所没了,公路对面的老水井也只剩了一个水泥池子,覆盖池上的木头都不见了。连队的“中轴路”在印象中一向泥泞不堪,布满了深浅不一的车辙,记得还有车前子一类的野草。而现在的“中轴路”已经是一条平平整整、宽宽绰绰的砂石路,尽管今年雨水多,路面依然干干爽爽。“中轴路”西侧前排一溜四栋砖房,原是知青宿舍,现在已被老职工们割据,门前的空地、篮球场一律成了各家各户的菜园子。知青宿舍后边的老职工住宅原来多是“拉合辫”,现在已是彩钢板覆顶、红砖一卧到顶的砖房。据说这是前些年农场进行危房改造,每户每平米补贴100元而得来的成果。
  老熟人基本不在了。听说老六连的副连长李怀再、张大舜去了汉中,指导员许章文去了河南,后来四十八连的熊指导员搬到大五家子场部所在地,而有些老人已相继驾鹤西去……连长柴继范还在,住在原来的一排宿舍。我们去看望他,受到了热情接待。已经73岁的老连长还是那样健康壮硕,与40年前比只是胖了点儿,头发白了点儿,一点也不显年纪。如今他的孩子们都已成家另过,只剩下他们夫妻老守田园,好在老两口月入近3000元的退休金使他们衣食无忧,足可颐养天年。正在聊得热闹,还留在此地的上海知青“老特务”也闻讯赶来。这位老兄已经全然没有当年上海知青的模样,黑黑瘦瘦,拄着拐杖,完全是一副贫下中农的形象。他也早退休了,每天打打麻将,遛遛弯儿,也还悠闲。
  话匣子打开了关不住也得关,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得暂且告别连长和“特务”,到连队的其他地方转转。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