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她因爱情长眠在边陲(九)  

2014-03-16 22:0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三十三团十七连《她因爱情长眠在边陲(九)》

加剧了返城风波

那天晚上,蜂屯蚁聚的知青在农场会议室与领导谈判结束后,第二天一早我们连队知青回到驻地后,当时大伙想法很简单实际,就是趁这“大好机会”混他几天“舒舒服服”的“好”日子,不去上班了,休息休息的想法,等待事态平息后再继续正常的工作吧,大家做着各自平常喜好的事情,有睡懒觉睡到中午才懒洋洋起床打饭吃的,有打牌下象棋小玩玩香烟娱乐刺激的,有上山伐木和锯板打家具干“小农”活的,也有无所事事闲聊谈天瞎掰的。

薛队长头两天还列行公事,早晨七点半拿着砍刀站在操场上扯开嗓子大声地催促大家上班:“上班啰,上班啰,闹归闹班总要上的吧,道理归道理,拿着国家的钱活路总还要干得吗。”

但是,看看无人理睬接着说道:“我先去了,你们慢慢来噶。”

慢慢这种列行公事形式也就作罢了事了,连队的现状已经形成了“无政府主义”状态。

虽然没人上班,可是,司务长民警还是带着后勤排的知青为大家服务,因为,一日三餐为人生之必须,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慌,不管怎么样,人总要吃饭的呀,炊事员饲养员、种蔬菜的知青他们照常正常上班,为了大伙的生活,这可苦坏了炊事员,大伙什么时候想吃饭,就拿着碗去打饭吃,而且对炊事员是随叫随到,服务周到,早上蒸的馒头和烧的饭陆陆续续的可以打到中午,中午烧的那锅饭可以吃到晚上。

直到我们全体统统离开橄榄坝时,我们连队百只头猪,没有一头见瘦,菜地里的菜也不见少,大家没有饿过一餐饭。

自从州委第三书记兼农垦分局党委张书记下达了对知青尽快办理按国家规定政策知青返城指示得到落实后,农场隔三差四的收到少数量的知青所在家乡发来调令函件,那些被批准《家照特困独苗病退》调令函件的知青们别提有多高兴了,他们马上立即办好手续,整理好行李,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久别的家乡和父母亲身边,重新改变自己今后的人生,终于理清千丝万缕惆怅心情。

在离别这难忘岁月的“第二故乡”时,谁都没有眷恋留恋的心情,只是把自己从家乡带回过来得,当地难以买到得,平时不舍的用得那些紧俏日用品,送给要好的同学和战友以作留念,最后,拿出箱子里所有的咸肉腊肠腊肉、罐头等等,办上一桌离别庆贺宴,然后在大伙的帮助下,送往景洪长途汽车站买票回老家了,送别时有些人泪花四溅,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子瓶子一样,很不是滋味。

由于凤毛麟角的知青享受到返城“政策”得到落实后,谁不向往自己美好的家乡和自己的父母亲,俗语道:儿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呀!

当那返城“政策”口子被撕开后,那“抓革命,促生产”和“安定团结”不但没有得到很好落实,反而更加加剧涣散了广大知青留在边疆扎根一辈子的思想荡然无存,再不能顺其自然,豆蔻年华时大家一起阔别家乡,现在已经而立之年,回到家乡还可以巧遇邂逅,否则转眼一世人生,不堪鬓毛不觉白毵毵,一事无成百不堪,前途迷惘,你能回家,难道我不能回家使许多人羡慕又嫉妒的心情涌上心来。

人们各自打开自己如意算盘的小九九来,避实击虚,想方设法对照符合自己的“政策”, 寻找那“政策”里面得漏洞,“政策”中有无可钻得空子,狡黠心情,思想上的宏猷占据了上风。

还有写信回家让家人想办法的,不够条件的,自己想方设法创造条件,真是五花八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们连队有一名知青为啦搞病退,他跑到橄榄坝集市上买了五只鸡蛋,去农场医院检查肾病,小好便,敲开一只鸡蛋,将一小点蛋清放入小便内,增加尿中蛋白含量,医生化验尿蛋白++…潜血++...那知青成功后呢,就将留下的四只蛋送给要好的知青,但是,那位知青胆小,不敢拿那四只鸡蛋去弄虚作假,只好把四只鸡蛋敲开来炒吃了

还有些家长到浙江江苏帮子女寻找老婆和老公,尤其是部分女生找自己陌生而不了解的老公,沦为生育工具等等。

上述两期案例不是痴人说梦,而是描述了极少部分当时的知青们真实写照。

自从瞿林仙逝世后,连队里不知怎么谣传起晚上看见瞿林仙回来过连队,这种捕风捉影的传说越说越悬,越说越离谱,简直讲的有鼻子有眼,描述的栩栩如生,那危言耸听愚昧的传说真象神鬼传说一样神奇,吓的胆小的人抖抖豁豁惊恐万状,尤其是那些女生,夜幕降临后,那清冷又谧谧宁静的长夜晚,她们合伙住在一个寝室里,半夜方便也不敢走出寝室门口半步,只好方便在洗脚盆。

景洪县城天天都有知青们闹返城风行动,而且越闹越厉害,把个小小的景洪县挤得水泄不通,大街小巷的墙上贴满有关我们知青要回家的大字报和标语,还有墙报等等,版纳各个农场的广大知青相互串联,造成版纳地区的农场知青们为了回家纷纷采取不同的抗议措施已有结论且不谈。

每个连队分场总场成立联络人员,以尽快地和景洪取得联系,加剧了知青回城风的动荡,完美地做到一呼百应的效果。

10月下旬,上海知青丁惠民起草了“致邓副总理的公开联名信”,得到该场974人的联名签署。信的内容主要是反映农场知青所处的困境和要求返城的愿望。

1128 29两天,丁惠民等在景洪召集会议,西双版纳各农场都派有知青代表参加。会议商定:组织知识青年步行到昆明,然后北上请愿。

西双版纳8个总场,除橄榄坝外,其余景洪、勐海、小勐养、勐遮、勐满、勐棒、勐腊等7场的3万多知青都参加了罢工,造成整个垦区工作瘫痪,生产停顿。

北上请愿分三路:一路去上海与在沪知青联合;一路直达北京,与外地返京知青联合;一路经重庆、成都到西安,与延安知青会合。

我们连队知青分三次为上北京请愿团进行募捐,并派专人将募捐护送至景洪。

下期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