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二十三)大老刘  

2013-08-19 20:3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大  老  刘

                     周全胜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二十三)大老刘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大老刘是个年近四十的汉子,老铁道兵。长着一张弥勒佛似的圆脸,但远没有弥勒佛的可爱,尽管他也成天笑嘻嘻的,可却脏兮兮的,眼睛很少有睁大的时候,下巴上经常胡子拉碴,有时甚至有苞米糊嘎巴粘在上面,一年四季的早晨,都披着一件黑棉袄。 
    别看大老刘长得不咋地,她老婆却不难看。据说大老刘曾是个大龄未婚青年,连长张凤楼替他着急,他还不急。于是,一天连长对投奔亲戚的来自浙江的女青年说:“晚上到我家来,有事跟你谈。” 
    那时的人都很单纯,以为连长跟她谈落户的事,晚上就去了,一进门,就见大老刘也在那,愣了一下,也没在意,谁知连长跟她打了声招呼,叫大老刘和她谈谈,就出去了,并随手关了房门。…… 
    后来大老刘就和她结婚了。关于她老婆为什么这么快就和他结婚,后来有好几个版本,有说是她看中他老铁道兵、共产党员的招牌;有说连长许愿,跟大老刘结婚给她落户口;也有说大老刘看上去老实,其实蔫人肠子坏……。 
   曾经有人直接问过他老婆,他老婆笑嘻嘻地轻声义句:“耍流氓呗。”(当然这也是一面之词) 
    大老刘邋邋遢遢,说话都不利索,抓猪、杀猪却有一套。 
    连里每个月要杀猪,职工、家属每人半斤猪肉。三百多口人,就得杀一头猪。杀猪就由大老刘担当。 
    猪肉当然由猪场提供,可要从四百来只大小猪中挑出头一百八十斤左右(150市斤以上就符合屠宰标准,这种猪生长期八到十个月,肉质鲜嫩,质量最好)的猪,并非易事。 
    那些猪们平时傻吃臬睡,除了吃,躺着用棍子都打不起来,可真要把它们从猪圈里抓走,它们可真跟你玩命。抓猪的一跳进猪圈,猪们便“轰”的一声炸开(原来猪的嗅觉狠灵敏,它能根据人发出的气味分辨出谁是饲养员谁是入侵者),四下乱蹿,很快就在人边围成了圈。脑袋抵得低低的,耳朵竖得高高的,眼睛往上怒视,猪嘴几乎拱地,喉咙里发着声声低吼,鼻子里气流在土地上喷出阵阵尘雾,前腿撑、后腿蹬,摆开一副决战架式,胆小的准会被这架式吓住(以为它要咬入,其实猪根本不会咬人)。抓猪者中有胆大和力气大的,就慢慢逼近猪群,寻找大个的,瞅准了,想两手分别抓住猪的两只耳朵,把猪头往下一按,大伙往上一拥,就把猪抓住。可猪才不傻呢,脑袋一偏,耳朵被抓了一只,猪愤怒了,拼命挣扎、奔跑,一个人哪抓得住?没等其他人上来,他就撑不住松手了。只能从头再来。有时,抓猪的刚摆开架势,受惊的猪就如轻型坦克,呼地向人撞来,人躲闪不及,就被撞翻在地,除手沾一掌猪粪外,或摔个四仰八叉,或摔个狗吃屎。有人就建议:猪脑袋灵活,不易抓,要抓猪尾巴。于是开始抓猪尾巴,猪尾巴还真好抓,它是望上翘的,还打卷。很快抓住了,猪被抓了尾巴,挣命地往前跑,抓猪的跟在后面,猪一急,连放屁带窜稀(拉屎)溅得抓猪者一身熏天臭气,加上猪尾巴前粗厚细,尾巴很快就从手里滑出去了,猪又跑了。 
    每次抓猪,大老刘都先卷上一支烟(撕下一块中指长短,宽约四公分的报纸,在上面撒时烟丝),蹲在地上或站靠在猪圈旁,边卷边看,边抽边看。 
    每次抓猪,都是猪圈看热闹的好时机,看着抓猪人被猪们搅得人仰马翻、跟头把式,饲养员们个个乐得脸上带花,这给平乏的日子带来一抹亮色。 
    在抓猪者们面对一圈肥猪,久攻不下时,大老刘出手了。这时,他的眼睛发亮了,在满圈奔跑的猪中,看准了一头,一个箭步上前,操起猪的一条后腿,使劲往后一拉,紧跟着自己前腿往猪前腿一绊,肥猪应声倒地,其他抓猪人迅速向前,将猪按住,并递上绳子,大老刘将猪蹄用“猪蹄扣”牢牢把猪拴住。 
    接下来杀猪。几个大汉把猪抬到案板上,猪可能明白自己的末日到了,叫声惊天动地,大老刘用细麻绳,把猪嘴捆上,猪的叫声明显降低成了呜咽,他把猪脑袋使劲搬成与猪脊梁成一条线,在猪的颈窝处,出现一个拇指大的凹坑,他拿起一尺多长的杀猪刀,从凹坑处,举刀一捅,整个刀尖全部插入猪体,只剩手握的刀柄在外,接着刀把一拧,往外一抽,猪血顿时喷涌而出,带着泡沫射向盛猪血的盆子。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干净利索,身上不沾一滴猪血。 
    再接着,他用杀猪刀,在猪后腿的脚踝外侧,将猪皮割开一个两厘米的口子,用一根直径一厘米的铁棍从切口处伸进直通至猪颈部,然后抽出铁棍,往猪脚踝处的口子里吹气,不一会儿,整只猪就变成了一只比原先要大出一半的气猪。在滚开的开水浇淋下,用一快铁皮刮猪毛,猪毛在铁皮下成堆地掉落,不一会儿,肥猪就成了一只雪白(无论白猪、花猪、黑猪,褪了猪毛后都成了白皮肤)的光猪。 
    之后,开膛,将五臟六腑摘除,小心翼翼地摘除猪肝(不能弄破猪胆,否则猪肉会苦),切除猪头、猪蹄。 
    杀猪结束。整个过程,大老刘的儿子(上小学),最兴奋,围着猪不断地指手划脚,满脸得意。大老刘就会断喝一声:“操,滚一边呆着去”(这也是我听到的,大老刘说的最利索的一句话)。可这断喝往往不奏效,不一会儿,儿子又滚回来了。 
    吃五谷杂粮,难免要生病,而大老刘生病偏又逢杀猪,情景可就惨了。我见到过被捅了一刀,却挣脱了绳索,带着刀子,满地乱窜,把猪血浇得满村子,吓得围观的孩子屁滚尿流,孩子家长拎着孩子跑丢的鞋子满世界找人的情形,那乱,跟鬼子进村没两样。 
    多少年过去了,吃肉时,我难免想起大老刘,想起他那弥勒佛似的脸,那杀猪就两眼放光的脸。 
    大老刘现在应该快八十岁了,不知他现在生活得怎样?

  •                                             2010年四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