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孙学义文章选载】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一)  

2013-12-01 20:1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学义三篇文章是应33团北京联谊会的约稿,已发布在凤凰网“33团值班一连&步兵连”网

http://tieba.news.ifeng.com/zhiqing/tieba.php?tid=25747 。】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孙学义

 

                     (引言)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是友人(33团北京知青联谊会的战友)给我三篇回忆短文拟的题目。非常“切题”,我得赞一个!

    三篇短文谈不上文采飞扬,友人高抬了。在高手如云的家园里,愧不敢当!也就是说给北京的好友交个差,捧个场而已。

    我十分羡慕当年来兵团的那些老上海、老高中,人家的那个才叫有才呢!即使是同届中的友人您,咱也只有仰慕的份。

    今天在家园网站上传这三篇小文章,也算向您交个差吧!可叹,可悲啊!书到用时方恨少!怨谁呢?待从头,咱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也要弄个博士后尝尝鲜不可!呵呵!大言不惭!

    岁月如歌,凄美苍凉;岁月如诗,荡气回肠;花开花落,那么多年就过去了,隐隐约约还依稀记得在那燃烧的岁月里,曾经的一些人、曾经的一些事、曾经的一些放不下,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一幕幕出现在我脑海之中。巧在得到好友之邀,让我们给后人留下点那些年的那些事。

    共和国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一代人,会像我们这样,拥有如此相同的青春岁月,拥有如此相同的磨难历程。《我们这一辈》里王佑贵又激情地唱响了:“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真正地尝到了做人的滋味......。”每每听到这歌声时,我心澎湃,我血热涌,佑贵老兄怎么就能写出如此美妙的一首旋律来呢?真是太有才了!当然了,我也特喜欢这首歌。在此可以自豪地告诉战友们和朋友们,这是我的一首保留节目!(当然了,要对着屏幕,看着歌词,和着音乐节拍的)

    四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年?“问爹,问娘,问夕阳,天上有没有北大荒?”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热血在广袤苍凉的黑土地上燃烧了十年。北大荒啊北大荒,曾经激情奔去的还是有一少部分知青留在了那片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我呢?随着一股南下的暖流,跟着浩浩荡荡地返城大军悲愤地逃离!雪花飘飘挂在眉稍,忽如一夜白了少年头。

    呵!总有一种情结,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总有一种怀念,让我回忆无穷;总有一种感动,令我无法忘怀。不是别的,那是黑龙江十年的生活!呵呵!仅以三篇短文献给我那魂飞梦绕的黑土地———北大荒! 

                                   20131026日)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一)

                  冬 腊 月 拆 洗 被

                                                     孙学义

 孙学义文章选载(一)         寒冬腊月拆洗被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原33团值班一连上海知青 )

    1969710日我有幸搭上了上海最后一批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时代列车,714日到达目的地虎林县迎春镇33团。我分配到了团山的3连马号里养马。

    大约也就一个多月的光景,我又被抽调到去了33团武装营值班一连。

    记得那时值班一连驻扎在新建16连。转眼到了冬天。呵!北大荒的冬天那真叫个冷啊!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好一派北国风光!

    年底了,要过年了,连里有不少伙伴都在拆洗被褥了,看看自已的棉被够脏的了。来半年了没有拆洗过,还隔三岔五来个紧急集合,打成被包,搞个野营拉练什么的,休息时那被包就当櫈子坐,你说这能不脏吗?那怎么办呢?这可犯寻思了!从娘胎出来就没洗过被,就是衣服、袜子也不是自个洗的,全是我那老娘亲包办了的!还真应了那句话:在家靠父母。这下可要了命拉!

    “天无绝人之路”我在值班一连交了个新朋友,是从9连抽调来的上海知青,大名:倪文忠 昵称:阿朵板。我找他这么一说,嘿!真是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啊!咱哥俩如此这般一合计,结果是:他洗!我过!(看官们:可千万别忽略了这两个惊叹号!)

    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休息天,我记的很清晰,我还特地给了他一条从上海带来的固本肥皂。

    该他先洗,我就去宿舍串门玩去了。过了好长一会儿,文忠找我来了:“孙!被子洗好了,该你过了,在井台旁,要过三遍的”,他说着也串门去了。

    等我来到井台边一看,好家伙!他也不知从哪里整来那么大一铁盆,两条被面,两条被里全在里面。没办法!事先都说好了的,他洗完了就得我来过了。

    我摇着辘轳从井里打上来水,就开始过洗起来了。手刚一触入水,哎哟!这么冷!呵!再冷也得过啊!洗着洗着就觉得这冷从我的手指头直往心里钻,咬着牙,第一遍过完了。手指由红渐渐变白,有些不听使唤了,我两手不停的互相搓揉着,不停的搓着,揉着,手指头这才慢慢有了发热的感觉。行了再过洗第二遍吧!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此时此刻,我想起了伟人的教导。

    各位朋友们,这可是最真实的本人的亲身经历。我一边有节奏地大声背诵着伟人的最高指示,一边双手又伸往那拔凉拔凉的水里去过洗被子了。呵!你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在伟人语录精神的鼓舞下,二遍过洗顺利完成了。当然了,在时间上、质量上,大大地打了折扣,比第一遍明显下降了。
    冬天北大荒的水真是冷得邪乎,手又麻木了,还有点钻心的疼。俗话说:十指连心嘛!接着又是搓手又是背诵伟人语录,又折腾了好大一会功夫,这才又有些缓了过来。这第三遍我实在不想再过洗了,但又不能不守信誉,我耍了点小聪明,我把被子被面浸泡在水里,又找了一根小树杈,用小树杈在盆里这里捣鼓一下,那里捣鼓一下,我下决心手不再碰水了。那水真是太冷了,无法用文字来描述,至到今天我坐在电脑前打字时,想起那冰冷的井水,我都有点后怕!
    好了,这就算第三遍了!看看盆里过洗的水也是很“清”的。其实,16连的水质不好,像铁锈一样的暗红色。过出的被子也不知道干净不干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过洗了三遍!我得去找文忠把被子晾出去。
    好嘛!说曹操曹操到,他晃晃悠悠的来了,我对他说:“三遍!挺干净的,喵了个咪的,冻死我了,两只手差点冻掉!”他看了看盆里的被子和水:“干净!干净!干净!”一连说了三个干净,末了还捎带了一句:“我洗、你过,大家一样!”我和他齐心协力把被子搞干,用背包带找两棵小树一系,就把被子被面给晾了上去。
    呵!北大荒这倒霉的天,真是滴水成冰,被子刚晾上去,就冻成干的了!第二天,在太阳下被子差不多干了,我一看两床被里靠上面被横头处都有一大片黄乎乎的,和其他部分相比是两种颜色,这是不是16连这倒霉的水给整的?
    我找了个老知青来看看,还是人家有经验,一看就知道这被子根本没洗过,充其量只是放在水里浸泡了一下而已,仅此而已!哈哈!傻蛋糊弄傻蛋!人家又说了,这么冷的天应该到伙房整点热水兑一下冷水,放在宿舍里洗那不就不冷了吗?从此北大荒的土地上又多了一对傻狍子!真是傻到家了!公元1969年,我18岁,我的那位朋友比我还要小2岁,才16岁,还未成年,还是个小屁孩,我这当兄长能说他什么呢?再说了我那第三遍过洗不也是一样糊弄人的吗?谁说谁呢?就这样我俩的革命感情,兄弟友谊如用黑土地上的参天大树,茁壮成长!
    四十四年弹指一挥间,我们依然还是好朋友,好兄弟!人生能得知已几个?足矣!祝我的二老弟一生平安!

                            (写于20138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