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友

有了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

 
 
 

日志

 
 
关于我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 北京知青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周全胜博客选(三十九)行李丢了  

2013-11-05 00:0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行   李   丢   了

                          周全胜


周全胜博客选()行李丢了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一九六八年九月七日,我登上了去北大荒的列车,开始了我至今魂牵梦绕的十年知青生涯。 
    行前,凭着上山下乡的证明,买到了两卷120照相机黑白胶卷。想用这宝贵的胶卷,留下我在学校、火车站与家人同学分别的身影,可谁知,由于胶卷质量有问题(胶卷有霉斑),好不容易拍了32张照片的底片,只印出了四张照片,而且还是带霉斑的,给我悲壮的出行,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为了不让母亲伤感,父亲和我的两个姐姐给我送行。火车站送行的人挤满了站台。送行的同学为了让我和我父亲告别,挤出了一条通道,让我父亲从人群后面来到我车窗前,没想到他跟我说的告别的话居然是:“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 
    火车开动了,望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身影,始终没有眼泪的我,突然泪流满面,怎么止也止不住。 
    列车过了淮河,进入了地理意义上的北方。一望无际的黄土大平原展现在眼前,有些土地是干裂的,从车窗内很容易就能看见大地上的一条条裂缝。干燥的风,不时刮起地面一阵阵黄土。列车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临时停车,这时,铁道两边出来好多人,他们或老或少,提着铁壶、热水瓶,拿着碗,沿着列车窗口呼喊:“喝不喝水? 喝不喝水?”。经过十多小时的行程,大家早就口渴了,纷纷伸出手去接他们递过来的水,贪婪地喝了下去,有同学要给他们钱,他们却连连摇手说:“不要,不要”。从他们的衣着看,他们并不富裕(那衣服大多是黑色的,虽不褴褛,但有补丁,那粗瓷大碗有的甚至有了缺口)。望着他们那粗壮或瘦弱的手,望着他们又黑又红的脸,我们只能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是谁让他们来的?是什么让他们对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匆匆过客如此热情?我无从知道,但从那一刻起,我真正认识了我们的人民!我们勤劳善良的人民。好多年以后,我看到一幅题名为“父亲”的油画,那幅画中的父亲真象当年那个给我水喝的老人! 
    火车到了密山。同学吴立仁和王葆春早到车站了。他们不知我在哪节车厢,就沿着列车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大声喊我的名字。终于在第九节车厢找到了我们(我和吕关孝)。同学相见分外亲热。我们当即决定不去854农场了,去吴立仁王葆春他们的857农场,我们相信只要有决心,什么事都能成。 
    我和吕关孝与同车的其他同学说了一声,就匆匆下了车,至于我们的行李及托运的箱子(那是我们安家的全部家当)怎么处理,我们连想都没想。 
    出了车站,我们就住进了857农场的招待所,分别了才一个月的同学,仿佛象分别了几年一样,互相打听着想要知道的消息。 
    黑夜很快过去。清晨醒来,我们的脑子也开始清醒了。去857农场,要过穆陵河,河上有一个边防检查站,过边防检查站要边境通行证,我和吕关孝没有,怎么办?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都自己否定了。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偷越边境,那是什么结果。 
    我们只好到密山车站向站长如实报告我们的一切,由他安排我们坐第二天的火车。 
    第二天,我和吕关孝只能怏怏地与吴、王告别。 
    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旅程,我们终于到达了我们行程的终点:迎春车站,这个距当时铁路终点东方红站仅十多公里的地方。 
    我们被分配到八队,这个离迎春镇仅4公里的地方。854农场用场长的吉普车把我们俩送到队里。 
    吕关孝的行李物品,一个不少地放在他的宿舍里,而我的行李却不见了。队长一个劲地安慰我,让我先和同学合睡,他们给我联系寻找行李。 
    我在不安中渡过了我的知青的第一夜。如果我的行李真的丢了,我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呢? 
    我在忐忑中醒来,队长没让我去上班,让我在家等消息。九点左右,一辆马车在宿舍门口停下,车老板(不知为什么人们把赶马车的叫车老板),叫我上车去场部,说找到一件行李,无人认,让我去看看。
    我们到了场部,在一间办公室里,一条崭新的线毯(凭知青下乡证明买的)包裹着的背包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我一看就兴奋地扑了上去,是我的,丢失了整整三天的行李终于找到了。原来我在密山下车后,当天傍晚,火车到达迎春,分配完知青,各队就把知青和行李拉到各生产队去了,当时场面很热烈,人们并没有发现有一个行李没人领,它就孤零零地留在了场部,第二天不知谁发现了,就把它拉到了场办公室,等人来认领,等了一天也没人来领(此时我正在为偷渡边防站忙碌),以为是无主的行李,放进了一间空办公室。 
    回到生产队,打开行李,包在毯子被子里的,我心爱的小提琴和笛子,完好无损! 
    四十年过去了,现在我常想,这事要发生在今天,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                                                                                                      2009年六月 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